铜陵市围棋协会官方网站
关于我们
协会简介
组织建设
组织架构
通知公告 更多>>
2019年夏季铜陵市围棋级位赛四...
2019年夏季铜陵市围棋级位赛三...
2019年夏季铜陵市围棋级位赛二...
关于加强《铜陵围棋》网站宣传工作...
2019年铜陵市围棋级位赛补充规...
关于举办2019年铜陵市围棋级位...
2019年铜陵市职工运动会“铜陵...
联系方式 更多>>

地 址: 铜陵市瑞龙小学教学部四楼
电 话: 0562-
传 真: 0562-
邮 箱:


皖弈旧事一一陈毅元帅教我们学文化

作者:刘传礼 更新时间:2019/4/21 点击次数:83 [关闭]
 
    一九六O年,全国围棋錦标赛,第一次增设了一个少年围棋表演赛。由于当时,各省,市参赛报名的小孩很少<大约只有十人>,所以那次表演赛不分男,女,少,儿,均混合成一个组进行比赛录取前八名。其目的是为了推动小孩学围棋。    那一年,安徽参加了一名男少王汝南获第六名,一名少女吴传穗获第八名。
    一一事后两年,国家体委为了进一步推动小孩学围棋的普及活动,再一次决定,于一九六二年十月十四日至十月二十三日在北京举办一次全国少儿围棋比赛。但又因为这次报名参赛的省,市仍然较少,只有北京,上海,广东,四川,浙江,安徽六个省市,五十几人参加。所以它只能被称之为"全国六省市围棋少儿比赛"。但是,如从比赛的对抗性,按年龄大小,分男,女组别而言,它确是新中国首届少儿围棋的正式比赛。因此,它受到了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    比赛期间,陈毅元帅,李达上将,李立三<党的早期领导人,时任国家劳动部长>,李梦华<国家体委副主任>等领导人都先后多次来到比赛现场,接见各地来京参赛的小棋手。陈老总还在比赛的最后一天,親自给此次比赛获得男子少年,女子少年,儿童组前六名的小棋手们颁奖。这就促使了当时的媒体对这次比赛的宣传,加大了力度。不仅《人民曰报》,《体育报》《围棋》月刊,《羊城晚报》,《新民晚报》,各省市地方报都进行了追踪报道,而且中央宣传部还在比赛的过程中拍摄了中央新闻纪录片,在全国各地电影院内放映。其宣传"围棋少儿比赛"的热浪,可以说,在那个年代的所有青少年体育比赛中恐怕都属于罕见!    当时,我们从各地来京报名参赛的少儿棋手,包括各队的领队,教练均被按排在北京崇内旅馆食宿。    从住宿的旅馆外观上来看,它的占地面积不大,楼高三层,与周围老式的平民住宅房屋几乎一样,上下楼的扶手,楼上楼下的每个房间,及楼层走廊的地面都是木质结构。虽然旅馆的洗脸间,卫生间的设备有点儿简陋,但室内及室外的卫生环境都很干净。每天早晨只要一出崇内旅馆的大门就能见到崇文门。它与天安门广场也很近,傍晚只需步行十几分钟就能到达。再向前走一点即可以观赏王府井繁华的商业区。    曾记得当年的比赛场地是在国家体委大院的一座小体育舘内,与参赛人员的住处有一段较远的路,所以每天上,下午的比赛都由大客车来回接送。大客车每次都要串过崇文门,经过幸福大街,体育舘路,才能到达比赛场地。比赛场地的周围环境很好,室内空气新鲜,光线明亮。舘内的二楼还有阅览室,台球房。    那次比赛的竞赛方法是分成三个组别,一一凡十二岁以下的小孩为儿童组。十五岁以下的小孩按性别分成男,女两个组。比赛各组均采用单循环编排赛制,按每人胜负的成绩录取前六名,颁发给奖杯和奖励证书。比赛的用时规定,每方为一小时三十分,提前保留五分钟读妙。在读秒过程中,每一手棋思考如超过一分钟,即扣除一分钟<不超过不扣>,扣除到只剩下最后一分钟,如再用完,即为超时判负。大会的裁判长由过惕生,崔远趾,张福田担任,裁判员有,罗建文,韩念文,王力,翟燕生……等北京棋院的专业棋手。每天的比赛日程都按排较紧,上午,下午都各有一场比赛。大会为了保护少儿的身心健康,比赛的中途,还按排了一天休息,並组织大家参观人民大会堂,故宫,人民英雄纪念碑,天安门,革命历史博物舘。    由于,在最后一天的比赛中,竞爭的气氛显得异常的激烈,三个组别的前六名均在最后一轮才能决定名次先后的排列。因此,赛场内的领队,教练都在寂静中等候各组的成绩公布。记得,那次比赛男少组第一名王汝南<安徽>,第二名姜国震<浙江>,第三名华以刚<上海>,第四名邱礼嘉<上海>,第五名金同实<北京>,第六名邱鑫<上海>。女少组第一名吴传穗<安徽>,第二名魏昕<安徽>,第三名趙翰梅<广东>,第四名徐人靖<上海>,第五名王玲玲<安徽>,第六名黄小虹<广东〉。儿童组第一名范九林<上海>,第二名丁开明<四川>,第三名聂卫平<北京>,第四名陈志刚<广东>,第五名冯宗存<四川>,第六名刘传礼<安徽>。由于安徽参赛的小孩在比赛中获得的名次较多,总成绩也是最好,所以在赛场上颇有一些议论。正当陈毅元帅走进赛场准备给获奖小棋手颁奖时,不知谁在赛场上说了一句,"安徽这次比赛成绩虽然最好,但他们的小孩都是专业的……",也就是因为这句话引起了陈老总对学围棋小孩文化问题的重视。当陈老总知道"安徽的小孩都是专业的"这一情况后,看我是安徽参赛中最小的一名小棋手,就问,"你上小学几年级?",我回答:"小学三年级"陈老总又问,"孔夫子你知道不知道?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陈老总又问,"秦始皇你知道不知道?"一一说实话,当年我还小,只念了小学三年级的书(那时的小学一年级至三年级称之为初小,四年级至六年级称之为高小,待四年级之后才有历史基础知识课),所以,我只好又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地说"不知道"陈老总又接着问"乾隆皇帝你知道不知道?"我又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陈老总随后又用四川话问"蒋盖湿<蒋介石>你知道不知道?",当时我没有听清楚,还轻声地问了陈老总一句,是不是那个蒋光头”,陈老总听后笑了。并且又问,"毛泽东你知道不知道?"一一此时,所有在场的人都把我围得很紧,我感觉全身发热,体温上升,大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正在思考。此时,旁边有人告诉我<大概是北京的金同实>,说“毛泽东就是毛主席”,这才使我幡然醒悟,並急忙告诉陈老总,"毛主席我知道……"。当我用稚嫩的眼光望着陈老总时,陈老总笑着说,"你对我很感兴趣,我对你也很感兴趣。    随后,陈老总说,"你们从小学围棋,还要多学文化,要懂得中国的历史,特别要懂得中国近百年的历史……"    当时,所有在场的人都静下心来,聆听陈老总的谆谆教诲,赛场一片粛静,而我的教练纪洪天老师的脸上,突显得"灰蒙蒙”的…… 第二天,比赛结束后,纪老师带我们离开北京回合肥,首先向安徽省体委党组仰柱书记汇报了陈老总"要学文化"的指示<:仰柱书记是第一届全国围棋协会副主席>。仰柱书记当即也向省委作了汇报。省体委领导遵照陈老总的指示,经省委批准,做出了一个决定。凡省体委大院的所有运动员,特别是体操,技巧,游泳,跳水,武术,棋类……的小孩,也包括球类,摔跤,举重,田径……青少年运动员在内,每周一,三,五上午,根据未入运动队之前<原在校>不同文化程度,分别纳入小学,初中,高中各个不同等级的文化补习班,按照当年教育部门的教材,请专业文化教师上课。    我当时被按排在小学文化补习班。小学班内有体操,技巧,武术,游泳,跳水隊的小运动员,但也有几个青年壮汉。我们小孩称他们为"大块头”<大胖子>都是摔跤,举重运动员。他们有的是获得过全国冠军,但原先都是从农村挑选来的,有的祖宗三代都不识几个字。而文化教员讲课都很认真,並要求上完每一节课,学生都要写一些课外作业。    除此之外,我们棋队还规定,每天早晨五点半钟起床,做广播体操,跑步,身体活动之后,再回棋室,另加一小时的外语课。棋队的领队还要求围棋的教练,运动员都必须学习日语;国际象棋的敎练,运动员也必须增加一门俄语,並要求两,三年内下围棋的人能翻译看懂曰本围棋杂志中的棋谱说文。下国际象棋的人能翻译看懂俄文版的国际象棋杂志。这两项的外语教材都由纪洪天老师编写,他是棋队的双项翻译,原是上海某大学的讲师,是一个大知识分子,早年民国时他就精通英,日,俄三门外语。一九六五年他被国家体委借调,担任国家围棋队翻译兼图书保管员。    另外,安徽省体委领导为了提高补习文化的效率,加强青少年,儿童运动员的阅读和自学能力,还开设了图书舘,购买了许多各类书籍。    当时的图书舘设在省体委东楼的三楼。舘内还有一间陈列室,玻璃柜子里陈列着各个运动项目队在全国比赛中所获得的各种奖杯与奖牌<我们当年参加全国少儿围棋比赛所获的奖杯也在其中,但后来在文革初期,红卫兵“破四旧",反对体育中的"錦标主义"时,全被砸光。图书舘的各种报刊,杂志,书籍也被弄得一地鸡毛>,图书舘内的墙上,前<>面是毛主席像,左面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右面是"刻苦训练,为省爭光"的标语,后面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画像。图书舘有专职管理员,书架上的书都分类置放。有政治,经济,医学,体育,数学,语文,物理,化学,文学报刊,小说,戏剧等各类书籍和杂志。所有运动员都有借书证,可以随便挑选你自己喜欢阅读的书,各个项目队的小运动员有的借安徒生,格林童话,《十万个为什么?》,《海底十万里》,《雷锋日记》,《红岩》,《欧阳海之歌》,《红旗飘飘》革命战争回忆录……等红色小说。大一点<读初,高中>的运动员,均喜欢看一一托尔斯泰,高尔基,鲁迅,巴金的小说,以及《红与黑》,《复活》,《巴黎圣母院》,《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莎士比亚》系列剧本。那时,省体委大院,各运动队的宿舍都出现了一种喜爱读书,学文化,写训练,生活日记的新气象。    我们棋队的小孩除了一,三,五上午上文化课外,教练们还要求我们多阅读一些文史书籍,要求学会写训练,生活日记,写评析棋谱和对局后的小结,写一些阅读课外书籍的感想。一一我的几位教练纪洪天<外语,数学讲师>,王太璞<国学,古谱专家>,史家铸老师<原系国民党中尉,陈季让将军的贴身文书>中文水平特好。他们都有丰厚的文化知识,富有丰富的教学经验。    记得王太璞老师在教我学古文时说过,"凡看不懂得的<哲学>经文,名著,古文,你就需要钻进去,多看它几遍,如再看不懂,就抄写一遍,在抄写的过程中,能产生对"读物"的感应与感悟,提高对其文言语句的欣赏能力。他当时对围棋界用"冥器”洋人"进化论"来否定"尧,伏羲"时代<十九x十九>的围棋有不同看法,但他由于是地主家庭出身,<在棋队是临时工>而不敢多言……史家铸老师在捡查我的训练,生活笔记时说,"写文章如同下围棋一样,先要布局一一把想写的一些内容,按"大,小,急,缓,"先后次序排列,然后再进入"中盘"一一抓住文中的重点问题进行描写论述,最后在文章收官结尾时,要与文标相联,得出一个明晰的结论"。他还说,写文章的基本功练习如同围棋的基本功练习一样。一一下围棋要多学定式,多做死活,官子习题。而学写文章的基本功也要多学习,掌握各种字,词,句。多读一些古文,诗词,可以提高写白话文的水平。要掌握字,词,句的数量,不仅要学会查字典,词典,还要向欧洲大文豪托尔斯泰学习,"身边要永远带有铅笔和笔记本,在读书和谈话时,遇到一些美妙的地方都要把它记下来"。只有经过长时间的知识积累,才能写好文章。    史老师虽然平时说话不多,但他查看你的训练日记,周末小结,读书感想的文章时,仅用三言,两语,就能使你脑洞大开。    由于,省体委领导全力贯彻执行陈老总“从小要多学文化"的指示,所以棋队教练,老师们对我们<小孩>的文化学习也都非常关心,他们不仅教棋,也教文化。使我们从小就养成了一种喜爱读书,动笔的好习惯。同时也得益于围棋中固有的"坐隐”<心静>,钻研,思考,逻辑推理的本性,在学习中逐渐地提高了自己的悟性和自学能力。如今,回想往事,我觉得我们这一代<少儿围棋>人在工作,文化学习方面都没有辜负陈老总对我们的殷切希望。    几十年来,我除了当年受政治学习,社会大环境的影响,读过《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第一卷,《家庭,私有制,国家的起源》,《国家与革命》,《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联共<>党史》等一些马恩列斯毛的书之外,还读过《中国历史<简编>》,《范文澜语法修词》,《鲁迅》,《高尔基》选集,《莎士比亚剧本》……西欧文艺作品,甚至还在文革做“逍遥派"时期,还偷看过《易经》,《黄庭内经》《道德经》,《论语》,《新,旧约全书》,《荒漠甘泉》,《圣光曰引》……等书。抄写过《论语》,《道德经》,《黄庭经》,以及《圣光曰引》《啟示录》。阅读过黑格尔,费尔巴哈……西方哲学,文化<意识形态>方面的一些书籍。还初步自学了一点数,理,化知识。我虽然未受过正规大专院校科班文理教育,但看的书有点儿繁,乱,奇,杂。    随着,一九六九年文革进入了"斗,批,改"后,全国围棋被砍,我们这一代围棋人也被折腾了十年。    一九七二年我虽被调入国家围棋集训队,但后来又出现了"批林批孔"……,安徽的围棋也经历了跌宕起伏的坎坷……,我最终因某种"原因”,被"落实政策",分配到铜陵市体委当了一名围棋教练。    如今,回顾自己的围棋人生历程,我不仅在海内外围棋刊物上发表过《"围棋天地"漫谈》,《杂谈,围棋八怪》,《打入三思》,《填满计点与易学术数》,《杂谈"劫分争搅》,《AB问答,研讨"劫分争搅”》……等学术性文章,而且还有与师兄王汝南合写,尚未出版的《古谱研究一一清风长剑》<三卷>的书,和难以发表的《围棋内涵》,《话说毛泽东的围棋……》等系列文章。    一一但,值得我"自漫"的是在深圳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版>学报上发表了一篇《梦想国学天空一一析"尧造围棋"之说》的文章。此文长达万言,从围棋构造"象,形,理,数"起笔,提出了以下几种观点,並认为一一    ①围棋构造中的"三百六十有一周天数",乃是一个阴阳复合之数。它是围棋构造中的黑白之魂。    ②中国"伏羲"时代的天文历法"三百六十有一周天数"的阴阳计算方式远比西方洋人的周天数3651/4的计算过程复杂而精确。    ③"三百六十有一”中的"有一""一”乃是一个非数之数<无理数>    ④由于"三百六十有一"周天数是一个阴阳复合之数,因此不能把它写成3601361<>    ⑤中国古代易学中的"""""无”与"",圆"""六个字皆是代词,而不是形容名词。它们如同现代数学中的xy    ⑥所谓的"天圆地方“一词中的"""方”,均是分别表示"天是无形之体""地是有形之体"。而並非是现代文人专家所译"天是圆的,地是方的"哈哈之说。<:古人长期居住在高山峻岭之中,怎么可能说"天是圆的,地是方的"?>    ⑦"有与无""象与形""圆与方"的词意,应当用老子《道德经》"二者同出而异名“的辩证思想去阐释,"方即是圆,圆即是方”,"象即是形,形即是象""无即是有,有即是无"。它们之间相感相应,相克相生的变化乃是我国古代哲学中的"二元论""对立与统一“的思想。    ⑧笔者用围棋中"一子两用”,"一子多用"的思考方法,揭示了《河图洛书》中孕有"三维坐标“,古人空间思维的思想,及"二进制""八进制""十进制"的数理。    可以说《梦想国学天空一一""尧造围棋"之说》这篇文章不仅有古代文化的思想韵味,而且还有自己独立的见解和鲜明的"个性"!    有些人看过我的这篇文章之后,几乎都会直面问我,你的文凭几何?我只有实话实说地告诉他们,我只读过小学三年级。但他们都不相信。其实我也不相信……,可事实确实如此。    一一有时,我在默默地遐思,扪心自问,一个只读过小学三年级的小学生,怎么会写出《梦想国学天空一一析"尧造围棋“之说》的文章,在深圳大学校刊上发表呢?这真有点不可思议,似乎是一种人生奇妙的梦,令我自已也很费解。    想来想去,我只有双手合十,仰望天空,感谢陈毅元帅教我学文化,给我智慧,给我福气,使我终身受益,终生受益啊……
 
                                                 二O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于铜陵
 
 
 
 

铜陵市围棋协会版权所有    电话: 0562- 传真:0562-

铜陵市长江二路铜冠花园2栋503室    皖ICP备09013752号